kia

他从来都不是一个会吝啬一句晚安的人,但却从来都轻易展露对你的毫不关心

stuck..

“the beauty killed the beast”

【酒吧续写】The bar 3
他发誓绝不是因为担心或是其他的什么而回去的。

他发誓他绝对是因为出来帮妹妹跑腿打酱油才出门的。
他发誓,他发誓。

当gun又一次拎着袋子出现在店门口的时候,看到off已经满脸通红,手里还拿着酒,跟那些个美女说着话,还要往嘴里一个劲儿的灌,嘴巴就没停过,他想。

旁边的美女贴在off的耳边说了点什么,off哈哈大笑起来,也许是醉得厉害,身体不受控制的往旁边斜了斜,美女也借着扶他顺势揽上了off的手臂,眼睛弯的如月牙一般。
“不好意思,我们要打烊了。”反应过来时,他已经站了在他们面前。

没等她们做出反应,他一把架起醉的差不多的off,嘟了嘟嘴,睁大了眼睛滑稽地对一席人说:“已经很晚了哦美女们,再不回家小心被坏人抓走哦。”

“别拉着我..我还能喝!””肩上的人不安分的动来动去。

“啊小哥哥好可爱!你也是这里的员工吗?怎么之前没见过你呀。”几个高挑的漂亮姑娘饶有兴趣的撑着头问。

他耸了耸肩,把他亲爱的老板大人的头调整到舒服一点的地方才道:“我才刚来这没多久,下次来肯定能见到啦,今天太晚了,美女们还是早点回家比较安全哦。”他眨眨眼睛笑道。

不安分的off突然从他颈窝里探出头来,懵懵地看了看扛着自己的小个子,又看了看美女们笑笑道:“对啊,下次还要再来哦~”然后把脸贴在他肩上磨蹭。

美女们笑笑,纷纷起身收拾东西,走过gun的时候,还要在脸上捏两下才肯放过。
“小帅哥下次见哦!”她们在门口挥手,他朝她们笑笑。

目送她们离开后,他看着这个在自己肩上蹭来蹭去的人,扶额感叹,为什么每次都是这样,明明是个老板,自己却喝的烂醉,还要小店员来给他善后擦屁股,这个酒鬼...

像往常一样,先把他转移到楼上的沙发吧,他计划着。虽然对于身高不足170的他来说,要架着一个180+的大个上楼梯,真的是很费力的一件事,off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他肩上,脚还不使劲,拖着他走真是太累了,明明刚才还能保持意识好好说话的...

他一边擦着汗,一边拖着大个儿要踏上楼梯,无奈off不动脚,这楼梯是怎么也上不去的,于是不得不拍了拍他的肩,又在他耳边叫道:“屁,把脚抬一抬,我们要上楼梯了。”

倚着的人也像是接收到什么指令似的抬起左脚跨了一步。

“右脚,屁。”他又道。off就照着他的指令一步一步上着楼梯。

他一边指挥着左右,一边小心的看着每一阶楼梯,生怕一踩空两个人都完蛋,直到踏上最后一阶,才觉得提着的心放下了。忍不住在心里吐槽,真是不知道他之前一个人是怎么经营这家店的,这样喝醉在店里谁来收钱管帐啊,根本就不赚钱吧,估计酒都是自己喝完吧..

想着便转头去看他的老板,才发现那人的脸近在咫尺,不过两指的距离,呼吸轻轻打在他脸上,他忙转回头,轻轻调整着呼吸,但即使眼睛不看,身体也能清楚地感知到off呼吸带动的身体起伏,他推开房门,艰难的拖着off移动到沙发,弯腰把所有的重量坠入沙发中,惯性差点让他撞上沙发里的人,他用手撑起自己,却一抬眼见就撞进那人的眉眼。

那人此刻眉头正轻轻蹙着,他伸手想抚平它,手却不知何时开始顺着眉开始描绘眼前这干净的脸,墨一般浓重的眉,细长的眼,挺立的鼻,指尖又轻颤着划过那抿紧的双唇,一瞬便离开。

也许是睡的不舒服,又或者是喉咙的干涩,off睁开了眼,正对上他炽热的目光,gun慌了,在他意识到自己应该保持适当距离向后退的时候,off的脸又一次放大了。

他能闻到他身上飘来的酒味,又或者那是他唇边沾上的酒,无论是哪个,都让他大脑空白,无法思考。

off轻轻用舌尖描着他的唇,像他用指尖描绘他的脸一般,轻轻的,痒痒的,他紧张得咬紧了牙,却没敢闭上眼。
舌尖碰上牙齿吃了亏,却也不再深入,来来回回在唇齿间舔舐了一番,离开时还轻轻咬了咬那殷红的唇,一吻完了定定看着眼前人道:“渴了,要喝水。”在这目光下逐渐发热的他,蹭的一下跳了起来,逃窜一般的下了楼。

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是晕的,水在眼前溢出来了也毫不知觉,等水滴滴落在脚上才有了感觉,又匆忙拿了抹布来擦拭干净,擦着擦着就不住地回想刚刚,那样的场景,那样的气氛...轻抚着自己的泛红的唇,觉得仿佛做梦一般,咂巴咂巴嘴,尝到了嘴里余绕的酒香味,他觉得自己一定是醉了,否则怎么脸上身上都热得厉害。

不知过了多久,他才记得拿着水上楼,轻轻开门,看那沙发里的人已经熟睡的脸,安静地出奇,想着这人平时总是叨叨不停的样子,不禁看出了神,而后又感叹,这人的千变万化,总是牵动着他的心啊。

轻轻给他盖上衣服,心想这里应该要准备一张被子才对,这个醉酒老板几乎天天都要在这里睡吧。他笑笑转身,悄悄合上了门。

月光洒在少年的发旋,街道也被照的明亮。
明天他还会记得吗?他担心又期待。
渐渐的,步伐如耳机里偶尔泻出的音符,轻快雀跃起来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昨天穿着losth跟小伙伴一起拍照觉得很快糯!今天是端午节了呢,大家端午节快糯哦哦哦!希望你们梦里面也有一个香香甜甜的kiss!Have a nice dream!😳

【酒吧续写】The bar 2

“我出门咯,你自己在家里小心一点。”整理好略微有些不合身的衬衫,gun喊了一句。
“知道啦,早去早回哦!”房里传出妹妹的声音。

去酒吧的路上,回想起那天。
楼梯上,听完他的自我介绍,off伸手帮他整理了一下衣服,然后拍拍他的肩微微一笑:“别忘了你的第一个任务。”说完转身就要下楼。

“??屌屌,屁你什么时候告诉我了?”他急忙抓住他问道。

“嗷!你还真是喝断片了啊?昨天吐在我水池里还真是说忘就忘啊!”off看着他愤愤道。

“啊对不起啊屁,我现在就去清理。”他赶紧转身,准备去收拾自己昨晚的残局,走了两步又转过身来,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:“那个..屁,水池在哪来着..”

得!off朝天翻了个白眼道:“行了行了,你就收拾这里吧。”眼里都是嫌弃。

之后off一边收拾,一边喋喋不休的抱怨着他昨晚有多难缠,弄得他筋疲力尽的没力气收拾客人的残局,然后想起什么似的,突然转过身,眯着眼睛看着他说:“你小子,闹就闹吧昨晚还没给钱吧。”

他..应该是没给吧,准确的说钱包都没带。
“...呃,所以我这不是来给屁你打工了嘛哈哈。”他努力的圆回来。

“哼,你小子以后就是这的苦力,别想逃了。”off把眼睛一斜恨恨道。

现在想想,这样不但不怎么赚钱,还要被老板压榨。还好自己这几天以来的工作都很顺利,没给他添什么麻烦,就是最近因为妹妹的脚受伤了,需要他的照顾,所以要早一点回家。

正这么想着,发现已经走到了酒吧门口,看着正闪闪发光的“4U”招牌,他推开店门走了进去。

听到风铃声,正在吧台玩手机的off摆出职业微笑,抬头正要喊欢迎光临,在看见来人后一秒变了脸:“哦哟小少爷,今天来得好早啊,我都要准备完了才慢悠悠的走来呢。”一脸的戏谑。

“不好意思啊屁,今天有点事情就来晚了,我现在就去打扫。”他朝off鞠了鞠躬抱歉的说,然后上楼去拿打扫的工具。

上楼后,他偷偷瞄了一眼楼下还在吧台坐着的off心想:“今天还是一样的刁钻呢。但...就还是很帅!”他笑了笑,拿起扫把拖把开心的下楼打扫卫生去了。

这扫扫那擦擦,桌子擦到一半,off突然出声问:“gun,今天遇到什么麻烦啊,说出来让我开心一下。”

转身看吧台里的那个人,眼神就没离开过手机,也不知道是什么游戏这么好玩。
“诶,问你呢。”off依然没抬头,用力地用手指戳着屏幕。

“没什么啦,就妹妹脚受伤了,行动不太方便,要照顾他,所以来晚了。”他移开目光,又开始擦起桌子。

“哦哦,这样啊,那还真是让人开心不起来啊,毕竟可爱的女孩子受伤了...啊啊啊死了!”off看着显示game over的屏幕,哀嚎着把手机一摔又道:“啊,怎么能让漂亮的女孩子受伤呢,gun你真是大大的罪过啊!”

“哦嚯屁,不关我的事啊,他自己不小心从摩托车上摔下来的,而且你都没见过他,怎么就知道她漂亮哦,还是说屁你都是这样撩妹的。”他学着off刁钻的样子说道。

off停下哀嚎看着他,表情居然有些认真地说道:“你傻啊,你长得这么好看,你妹妹肯定也好看啊,这都不会想,当我傻的吗?”然后斜着眼,用一种嫌弃的眼神看着他。

他感觉脸有点热热的,但觉得不能怂要怼回去于是说:“那屁就是夸我长得漂亮咯。”
off眯了眯眼,笑笑道:“是啊,漂亮的我能这样看着你一个晚上呢。”然后撑着头就这么盯着他看。

他觉得整个人都热了起来,好像有什么在烤着他的脸,有些受不了,但他觉得现这样的情况下,先移开眼神的人就是认输,而他不愿承认自己的害羞,于是硬着头皮跟off对视着。

off响起的手机铃声简直太及时了。
off接了电话就从后门出去了,留下他一个人在原地回味他刚刚的眼神,他的话语,无一不使他心跳加速。
看着外面讲个电话都手舞足蹈的人,他不禁摸着自己发烫的脸感叹:“这也太会撩了吧...”

off回来的时候,店里已经坐了几桌客人了,gun已经在吧台忙了起来。
经过这几天,他基本能记住所有酒的品种,客人来点单的时候,他总是能很快地按要求做好,从擦杯子、倒酒到加冰,一气呵成的动作总是让人忍不住感叹一番。

只是调酒他还不在行,虽然看off调过几次,但实行起来还是不简单,尤其是用量方面,最开始总是加多什么或加少什么,味道尝起来就会有些奇怪,还记得他第一次调的鸡尾酒就被off天天挂在嘴边嫌弃了好久,跟之前相比现在也算是有些进步,客人常点的几种酒也能很好的做出来了,毕竟是经过刁钻大佬的味蕾认证的。

“欢迎光临。”听到风铃声,他抬头,却看到off已经快快的粘了上去:“哎哟美女,有什么能帮到你的吗?”他忍不住在心里狠狠唾弃了一下这狗腿子的老板。
这边他努力在工作,那边off却是这边蹿蹿那边蹿蹿,美其名曰是要跟客人打好关系,人家才会想着这里的好,经常光顾,其实就是为了撩妹吧!他这么想着,越发狠劲的擦起杯子来。

“哎哟小哥,你老板是给你多少工资啊干活这么用劲。”吧台前坐着的客人调笑道。
“哈哈哈可不是呢嘛,收了工资就要好好干活啊哈哈哈。”不想自己那点小心思被人看穿,尴尬的接着客人的话。

“那我这里有更好的工作,你要不要来试试?”这位客人挑着眉笑笑道。

这样的客人他不是没遇到过,自己长得什么样自己心里还是有点数的,被人搭讪惯了也知道怎么回绝对方的请求,同时给他个台阶下。自从来了这酒吧,这样的本事更是节节高升,而且他还升级到能根据场合不同做出适当的变通,毕竟对方是客人,太决绝也不好,人家说不定就不来光顾了,不拒绝是肯定不行的,所以...

“哈哈哈哈这位小哥,我卖艺不卖身哦,wiskey加冰吗?”没错,就这样敷衍过去,听到他这么说,一般人都知道是没戏了吧,肯定不会为了一个没意义的邀请使自己陷入尴尬的境地,所以一定不会再问了,他是这么想的。

“可是你给老板打工就是在给他卖身了啊,所以来我这里也是一样的啊,而且更赚钱呢,少冰哦。”这客人还是这么笑着看着他,完全不吃他那一招,于是他转身从用勺子从冰桶里取冰,思考着怎么接他的话。

“铛铛” 冰顺着勺子滑进褐色的酒液,突然带进的空气变成气泡,从杯底快速升了起来。

“你的whisky,have a nice drink。”他笑笑,决定放弃对话。

“哈哈哈哈哈哈你真有趣。”对方拿起杯子,轻轻呷了一口,还是那么笑着看着他。

这时他才有机会仔细观察眼前这个一直都笑着的男人,一身笔挺的西装,修身的白衬衫松了一两颗扣子,隐约勾勒出结实的胸膛,手表就不用说了,看这西装也知道,肯定不会便宜到哪里去,头发全都用发蜡固定在脑后露出光洁的额头,也更显他深刻的眉眼,此刻那双大眼正笑盈盈地望着他,酒窝深深的陷在脸颊。嗯,可以说是非常温柔的笑容了,他这么想。

虽然他穿着西装,一副成功人士,人生赢家的样子,也说不准是个什么样的人,对自己说说出这样的话,想必不是什么纯良的好人!还是不要跟他太接近的好,他想。

看着gun盯着自己沉思不语,又满脸防备的样子,他笑笑道:“不要怕,我不是坏人啦哈哈,只是觉得好东西要互相分享,你不要就算了呗,朋友还是可以交一个的不是?我叫oab,很高兴认识你。”说着朝他伸出右手无比温柔的笑着。

他觉得他这句话的逻辑有问题,但别人问了名字总不好不说,于是答道:“gun。”却没有去握他的手。

“哎呀小哥哥好高冷,不要让我尴尬嘛,大家都是朋友。”oab收回右手挠了挠头,却还是温柔的笑着。

他觉得这个人真是奇怪,但还是举了举没空的双手客套的回了话:“哈哈哈我手里忙着活,不好意思啊。”然后又忙起了自己的事,不再去理会那奇怪的人。

后来忙完想起什么再回头看时,那个位置已经空了,只剩那玻璃杯和杯中化了一半的冰。

“小不点!可以回去了!”off朝着这边大喊着。
他看了看墙上的挂钟,9:30,点了点头,大概收拾了一下吧台,离开时经过off双手合十朝他举了一躬道:“屁我先走了,之后就辛苦你了,真抱歉给你添麻烦了。”

off拿着酒看着他:“行了行了,赶紧回家小屁孩。”
看off微红的脸,他夺下他手中的酒道:“屁不要再喝了,等下醉了就没人管店里的事了。”
off蹙着眉头答:“知道了知道了,跟个小媳妇一样,这是你的店还是是我的店啊?”这会儿也不忘了怼他。

周围人听了这话都笑了起来,让他有点窘迫,把杯子往桌上一放道:“不管就不管了,反正也不是我的店!”然后快速逃离现场。
一路上凉爽的风吹得人心情舒畅,但他满脑子都是刚刚他说的话“像个小媳妇一样”...脸又遏制不住的热了起来,他站定拍了拍自己的脸,告诉自己:“你不能这么容易被撩!这样是混不下去的!”

在回家路上他暗暗决定,绝不认输,我才没那么容易害羞!哼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昨天的六一收到麻麻给我买棒棒糖、QQ糖、冰阔落的红包!嘿嘿但是我只收了儿童节快乐的红包,因为5.20就够够的了!开心!
and酒吧续写的1里面有好多错别字!😱我一定是太兴奋才会这样!(希望这次有检查好...)
and and收到小伙伴们的小心心觉得好开心!写起来都有了动力!于是这章大粗长了有木有!希望你们喜欢这一章😳

【酒吧续写】The bar 1

清晨,阳光在少年的眼皮上跳跃,惊醒了睡梦中熟睡的人。
宿醉的头痛让他感到难过,他用力撑着身体坐起,看着四周的一片狼藉,努力的回忆昨晚发生的事。

昨天听到母亲去世的消息,他失了魂,走在熟悉的大街上,却没有一点熟悉的感觉,这里的一切让他陌生。

他漫无目的的走着,想做点什么稀释包围身体每个角落的难过情绪,走着走着,来到了经常路过的酒吧门口,像往常一样,他停下,向里面望着,寻找着,然后目光停留在某个人的身上,一会儿又移开,转身想要离开,那人的笑声却穿透玻璃传入耳中,于是又一次将目光停驻在他身上。

看着他一杯一杯灌下去的酒,突然好奇是什么味道。于是,与往常不一样,他推门走了进去。

然后他点了一杯酒,又一杯,又一杯.....
然后,他忘了,醒来就在这了。

细细打量着四周,他确定这里是某个地方的储物室或是什么杂物间,因为这里堆满了杂七杂八的东西,扫把拖把、衣服鞋子、榨汁机电饭煲.....

显然屋主是个不爱整理的人,他挑了挑眉,看了看自己睡着的沙发,还算干净,就是有几件衣服搭在一边。

窗前的白色木桌上堆满了书,还有几本就这么摊着,一边的稿纸密密麻麻的都是子,还有些图,有这么多的书为什么不装个书柜呢,他想。

这样的人一定很随便吧,审视了整间屋子后,他得出了这样的结论。
但窗台边上摆着的几株健壮的多肉,让他微微改变了看法,也许这个人也不太差劲。

一波头脑风暴结束后,他站起身来,舒展了一下四肢,开始收拾这间杂乱无章的屋子,他见不得东西乱七八糟的样子。
把最后一只鞋子摆好,他抹去额角渗出的汗,得意的看着整齐的小房间,觉得空气都清新了许多。

深吸一口气,又看了看窗外明媚的阳光,觉得是时候离开了,他正准备开门,却被外面先一步开了门的人吓了一跳,一时间空气一阵安静。

看着眼前这个熟悉又陌生的人,他有些尴尬的扯起嘴角先开了口:“不好意思,昨晚喝醉借宿在这里,一定给你添了不少麻烦真抱歉啊。”一边鞠躬一边挠头的样子很是局促。

对方促狭着眼打量了一番眼前的小不点,开口道:“确实是个大麻烦啊,嗷既然起来了,就快点下来帮忙吧。”说完转身准备离开房间。

“帮忙?帮什么忙?”懵逼状。
“嗷!你不要给我装失忆啊!昨晚可是你自己求着我要我雇用你的!”那人瞪大了眼睛,朝着他大喊。

“啊啊?啊...”他不知道说点什么好,因为他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。
“快点下来了!”那人不由分说拽着他就往下走。

出了门,他才终于知道自己是在哪里,他还一直以为自己是在谁家的杂物是来着,但这可不就是昨晚的酒吧嘛,居然没发现这里还有一个楼梯...不过也对,毕竟自己从来没走进这里仔细观察过。

看着小不点在楼梯上愣神的样子,off不由得眉头一皱,在手上下了狠劲一拽道:“别议论没进过世面的样子啊,昨天不还在这耍酒疯吗?”

他回过神来,被拽的没站稳跌了一下,一脚踩在他干净的白鞋上留了个脚印,听了他的话以后更是不好意思的一边挠头一边道歉。
off看着自己新买了没几天的白鞋,无奈的朝天翻了个白眼,不禁在想自己这样的决定是正确的吗?然后看了看眼前一脸不好意思的小不点,一边低头道歉一边偷瞄着自己的样子,觉得有点好笑。

“管他呢,先留着看看。”他这么想着,松开了一直抓着他的手,问道:“我叫off,你叫什么啊。”

小不点抬起头,轻轻一笑,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道:“gun,gun atthaphan屁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今晚这突如其来的糖糖啊!
this is the first time ,so...hope you like it.😳


ご卒業おめてとうございます!

明天也要像他一样开心!